“30万投《水门桥》可赚百万”“易烊千玺主演差不了”…小心电影投资也有杀猪盘

  • 首页
  • 首页
  • 公司资讯
  • 32彩票官网
  • 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栏目分类
    你的位置:32彩票 > 首页 > “30万投《水门桥》可赚百万”“易烊千玺主演差不了”…小心电影投资也有杀猪盘
    “30万投《水门桥》可赚百万”“易烊千玺主演差不了”…小心电影投资也有杀猪盘
    发布日期:2022-05-17 18:30    点击次数:166

    近几年,随着中国电影的崛起,影视投资项目也被送到了普通老百姓的面前。电影出品方把电影份额做成理财产品进行对外融资,或将单一合同拆分成份额进行众筹式投资,令个人成为被融资的对象。"花几万块投资一部电影,几千万成本可获得数亿票房,你还在等什么",成为吸引投资者的常见宣传语。

    然而,经调查发现,一些不法分子盯上影视投资这块"大蛋糕",打着"投资电影"的名义,利用色诱、伪造合同、投资返利、虚构电影份额等多种手段,公开实施集资诈骗,不仅假借《长津湖》《你好,李焕英》《送你一朵小红花》等爆款大片名义,也包括大量不知名的小成本电影。

    一些对影视投资行业涉猎不深的个人投资者,纷纷陷入精心营造的投资骗局当中,投入几万甚至上百万元之后,却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30 万投《水门桥》可赚百万?

    "《水门桥》的份额,你要投多少就有多少。"虎年春节前夕,宣称自己是某家影视公司的项目经理张成飞(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水门桥》《奇迹 · 笨小孩》都是易烊千玺演的,投资差不了。"易烊千玺就是流量密码。"张成飞说道。

    在张成飞提供的《水门桥》预测收益表中,匹配对应的票房,购买不同电影份额均有清晰的预测收益:最低认购 30 万元便能获得 0.05% 份额,最高认购 300 万元可以获得 0.5% 份额,若达到 18 亿元票房,将分别得到 34.2 万元、342 万元的分红。

    上述人士提供的收益表(《时代周报》)

    "去年投《长津湖》的客户,已经拿到了 4 倍多的收益,我们公司也赚了不少。"张成飞透露,投资人可以获得的票房利润,为总票房收入乘以 38% 再乘以投资占比。

    多名自称能够转售电影份额的人士均表示,自己做过很多知名院线电影投资项目,比如《长津湖》《你好,李焕英》以及《唐人街探案》《战狼》系列影片。

    这些影视机构还会主动提供影片的配套宣传资料,用来"验证"自身资质。在这些企宣 PPT 中,不仅有公司背景、组织架构介绍,还有以往参与热门影片展示资料,甚至对电影行业市场现状及未来发展进行分析和预判。

    资料显示,《水门桥》由博纳影业、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和阿里巴巴影业(北京)有限公司(下称"阿里影业")等 7 家企业为主要出品方。此外,还有 15 家联合出品方,1 家发行及 6 家联合发行方。

    一影业机构人员陈玉洋(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自己所在公司与博纳影业有合作,因制作资金紧张,有意出售《水门桥》1% 的份额,目前还剩 48 万元额度,即 0.08% 左右份额。在沟通过程中,他不断发来电影项目简介、备案材料及发行、制作公司等背景资料,甚至还有热门电影的投资收益截图。

    在这些投资收益截图中,热门影片《我和我的家乡》《八佰》均是该公司经手过的优质投资项目。其中,备注《我和我的家乡》的票房转账收益共计两笔,累计约 37 万元;《八佰》的转账收益高达 129 万元。

    "这足以证明实力和优势了吧?"发完截图后,陈玉洋说道。

    用"成功案例"证明实力后,这些影视机构的最后一步是签合同。

    多位宣称可以转售电影份额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购买《水门桥》电影份额需要提前签署名为"份额转售"或"联合投资"的合同,待电影上映后便能获得分红收益。

    在某人士提供的"份额转售"合同中,《水门桥》项目的制作总成本是 6 亿元,包含版权购买费用、电影配额指标费以及电影拍摄制作费。该份合同不仅明确后续的收益分配与支付、保密条款,还提示违约责任与风险揭示。

    上述人士提供的联合投资合同(《时代周报》)

    不过,在时代周报记者提出想查看转售份额的影视公司与出品方的合作协议时,即"底层协议",上述人士表示无法在当时提供,并松口自身是第三方公司。

    "我们与出品方直接签署投资份额协议,需要签合同并支付定金后才能视频连线查看,你也可以前往公司考察并现场签订合约。"上述人士说道。

    "《水门桥》6 个亿的成本,后续只要保证 18 亿元的票房,就能够回本,你投 30 万元能赚 90 万~100 万元。如果票房没有达到 18 亿元,我们依然给你按照 18 亿元的票房分红,能够保底。"或许是看时代周报记者迟迟没有行动,为尽快打消疑惑,有影视机构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诺兜底,并称为表示诚意,还可以额外赠送《奇迹 · 笨小孩》3 万元的份额。

    不过,专业法律人士否定了所谓的"保本"合同。"从目前的合同看来,里面有多处明确提示,投资风险由投资人自行承担,不存在保本约定。即使对接人员口头或在微信中作出再多保本的承诺,诉讼中法院也不会支持。"针对影视机构提供的合同,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凌云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10 万、20 万就能"投资"《唐探 3》?

    "许欢 2019 年 12 月 23 日 10 万元"

    "李洪生 2020 年 1 月 16 号 20 万元"

    "何秋平 2020 年 12 月 4 日 16 万元"

    ……

    过去一个月里,《证券日报》记者联系统计了 124 位自然人的详细信息,自 2019 年 8 月份至 2021 年 2 月份,他们共计投入 1772 万元,希望拿到电影《唐人街探案 3》(以下简称《唐探 3》)的投资份额,而汇款单的终点是北京创世纪盛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世纪")与纽摩本(北京)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纽摩本")。

    一份去年拍摄的视频显示,纽摩本与创世纪共用同一间办公室,地点在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一个文化产业园中。

    2 月末的一天,投资者刘先生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有几个人要去纽摩本维权。"记者随即一同前往,进入园区前对方叮嘱"不要暴露身份,注意安全。"入园后却发现创世纪已经搬走,纽摩本也无人办公。周边商户表示,纽摩本已经很久没营业了,总有人来堵门。

    彼时开门的是一位从重庆赶来的投资者,此前她趁着快递员不注意,挤进室内就此落脚。当记者进门时,她过夜的薄被还未收起,乍暖还寒,办公室里没有暖气。纽摩本的办公室里,艺人资料、宣传海报、关键股东马铂伦的理财师证书和出版物一应俱全。

    当日,刘先生通过警方与马铂伦取得联系,对方却表示,因为疫情原因无法见面。这场维权行动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事先预想的冲突与情绪都无处释放。由于电影产业外表光鲜、账款周期长、产业链不透明,过去几年中,这样的中小投资者维权事件时常上演,却难以引起重视。

    这段投资经历就像是一部电影,眼看着从喜剧变成了悬疑剧。

    北京的黄女士是纽摩本的"堵门客"之一,作为一位企业主,她也算见过世面。2019 年,黄女士在某投资峰会上结识了一位从事电影投资的朋友,这位朋友时常在朋友圈晒投资电影的成功案例,并鼓动她参与投资。彼时,对方推荐的投资公司是上海源纳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纳影业"),黄女士在猫眼平台查询源纳影业相关资料后,决定跟随投资。但在她要求这位朋友出示身份证信息时,却遭到了拒绝,出于谨慎考虑,黄女士就此"打住"。

    源纳影业资料介绍 来源:猫眼专业版

    尽管第一次投资未能成行,但"投资电影赚钱"的想法就像种子一样落在黄女士心里。她特意去上海源纳影业考察,通过公司推荐的一位影视经理人,黄女士投资了两部电影——《暗黑风暴》和《通往春天的列车》,前者还未上映,后者票房仅为 323.7 万元。

    《通往春天的列车》票房失利 来源:猫眼专业版

    回京后不久,这位经理人又向黄女士推荐了《唐探 3》的相关投资项目,称有两家公司被授权销售《唐探 3》的投资份额,其中一家在西安,另一家就是纽摩本。作为知名电影续作,黄女士很看好《唐探 3》,于是选择前往纽摩本考察,项目经理介绍了这部电影的市场潜力,并称"肯定是稳赚的,收益在 16%-20% 之间"。

    2019 年 12 月 26 日,黄女士与纽摩本达成投资意向,并按照项目经理的要求将 10 万元投资款汇入创世纪的账户中。"我开始把钱转给纽摩本,但对方很快退了回来,说纽摩本只接受 50 万元以上的大额投资。退钱的行为也增加了信任度,稳妥起见我还要求对方签了一个授权委托书,证明纽摩本认可创世纪收到的投资款。"

    根据黄女士提供的合同,创世纪承诺《唐探 3》在 2020 年 3 月 31 日前上映,若未如期上映退还全部投资款加 8% 年化收益,电影下映后 6 个月内完成分账。

    投资协议关于上映时间的约定 来源:投资者供图(《证券日报》)

    实际上,由于疫情原因,原定于 2020 年春节档上映的贺岁片集体撤档,《唐探 3》推迟至 2021 年春节才上映,同年 5 月 12 日电影放映期结束,按照约定 2021 年 11 月 12 日前投资者就能获得分账。但此后分账却被一拖再拖,项目经理离职失联,创世纪不知所踪,黄女士逐渐意识到苗头不对。

    2021 年底,黄女士与其他 6 位投资者在纽摩本门口堵住了马铂伦,并与后者签订了补充协议,约定 2021 年 12 月 31 日前先兑付投资本金。但截至今年 3 月 14 日,黄女士仍未收到该笔款项。

    一位有阅历的企业主,为何会轻信跨界投资电影会赚钱?

    一位资深影评人告诉记者,2021 年底,他曾探访过一家类似的电影投资公司,其办公室装修非常考究,明星宣传册、电影海报易拉宝排成一列,相当有气势。在交流过程中,对方自称投资过《中国医生》《怒火重案》等知名电影,专业术语娓娓道来,不但提供了完备的上游授权协议,展示了历史上成功投资案例的回款单据,还表示能约到明星见面。"接下来就给我推荐了《长津湖之水门桥》的投资份额,号称投资回报率超 300%,专业的话术和团队配合,如果不是我深知其中蹊跷,很难不动心。"

    投网剧被骗 5.5 万,还要投《长津湖》

    据新黄河,在影视投资方面的教训,唐山的赵女士可谓更加深刻。

    "我是通过一个朋友接触到的影视投资行业,在我们本地有一家影视中介公司,手里有好几个网络电影的项目,承诺能有高额收益,而且回报周期比院线电影短。"在这家影视中介公司的引荐下,2020 年 6 月,赵女士先是支付了 55000 元,购买了唐山九鑫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出品的《靓女侦探社》的部分份额。《靓女侦探社》宣称 2020 年 9 月 18 日开机,由赵奕欢、梁天等众多知名影星加盟,采用一影双拍模式(两季 24 集网剧 + 一部电影),总投资达 2000 万元。

    后来,赵女士偶然得知,《靓女侦探社》根本就未取得影视主管部门的备案号,根本没有进行制作拍摄。赵女士要求退款,却遭到对方百般推诿。无奈之下,赵女士将唐山九鑫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告上法庭。2021 年 9 月,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判决赵女士胜诉,九鑫影视传媒返还赵女士投资款 55000 元并支付违约金 10000 元。"法院判决书下来后,对方依旧拒不履行法院判决,后来我通过向公安和工商部门举报等方式,才最终把钱给要了回来。"赵女士回忆说。

    吃过一次亏的赵女士,却依旧在做着影视投资的"暴富梦"。"我当时觉得可能是小成本网络电影不靠谱,投资一些院线大片应该没问题吧?"后来,赵女士又通过成都的一家影视中介公司,分别与北京朝朝暮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南京狼图腾影业有限公司签订合同,购买了《长津湖》和《白蛇 2:青蛇劫起》这两部院线大片的部分份额。

    然而,《长津湖》出品方博纳影业和《白蛇 2:青蛇劫起》出品方猫眼娱乐均发布声明,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开展与这两部电影相关的融资、投资业务,建议被骗的投资者及时报警挽回损失。

    遭遇连续几次的投资被骗后,赵女士总算幡然醒悟,"一开始投资影视作品的时候,心想投资都有风险,总不能全亏了吧?从没想到,影视投资行业有太多的骗子,他们压根就是冲着你的本金去的。"

    业内人士:面向普通人集资的

    电影投资项目几乎都是假的

    在那些"投资人"口中,不止一次听到"稳赚不赔"的表述。很少有人意识到,电影行业光鲜外表下的生存困境。

    2021 年,全国可统计的 1000 部院线电影中,425 部没有票房记录,这通常意味着票房低到可以忽略不计;在有票房记录的电影中,收入在 1000 万元以下的有 847 部,占比高达 84.7%,其中 74 部收入甚至低于 1 万元。

    按照通用的分账标准,票房收入 1000 万元,片方分成约 368 万元,扣除制片成本后才是利润。聚影汇 CEO 朱玉卿对《证券日报》表示,"票房收入千万元以上的电影不一定赚钱,但不足千万元的肯定都赔钱,每年能赚到钱的电影数量大约在 10%-20% 之间。"

    "市面上能见到的面向普通观众集资的电影投资项目,几乎都是假的。"悦东文化创始人师烨东表示,"电影产业二八定律尤为突出,从事电影投资行业的专家都十投九亏,更别说普通人了。"

    "十投九亏"成为很多电影投资骗局的挡箭牌。"很多公司根本没有投资份额和资质,拿虚假材料宣传募资,等这些电影上映后,再以‘投资失利’为由退回少部分款项。"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2020 年 9 月份,君女士以 5 万元试水投资电影《风平浪静》。两个月后该片上映,最终票房收入 8352.4 万元。一年后,君女士突然收到 2000 元转账。她询问后得知,这是《风平浪静》的投资回款,对方称,由于票房不及预期,该片属于投资失利。

    巧合的是,记者在与多位投资者沟通时发现,无论前期投资多少,"票房不佳,投资失利"的电影项目回款都在 5000 元以内。初步统计,北京盛煌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山西华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盛世影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公司,都曾以"票房失利"为由退回部分投资款。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一方面,投资者没有能力举证这些公司是否真的参与了投资,另一方面,他们从内心层面更愿意相信自己是"投资失败"而非"被骗"。因此,虽然电影投资骗局频发,却没有引发大规模质疑。

    直至今日,记者搜索"电影投资",仍有很有看似专业的众筹平台在宣传,可投项目包括 2023 年春节档热门电影《流浪地球 2》、《独行月球》,甚至还有不久前刚从春节档撤档的《超能一家人》。

    所谓专业电影投资平台官网

    "项目经理喜欢推荐即将上映的电影,理由是‘国家鼓励个人投资电影’。"投资者董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在 2019 年 12 月份至 2021 年 4 月份期间,斥资 23.5 万元在 4 家公司分别投资了 4 部电影,除《抵达之谜》项目方因"票房不佳"退回 5000 元之外,其他公司均未有任何回款。

    骗术不断升级,警方多次提醒

    据新黄河,随着国内电影市场的火热,有关电影投资的各种骗局层出不穷。其实,这已不是市场上的新鲜事儿,也有诸多前车之鉴可寻,但依旧屡屡有人上当。究其原因,行骗者们不断升级的骗术,时常会对很多投资者产生迷惑。

    "拉你入局的俊男靓女、盖着公章的授权协议以及各类电影项目介绍资料,已成为电影投资骗局中必备的道具,也往往会让被骗者放下警惕心理。"一位深谙影视投资行业内幕的业内人士曾先生分析说,目前行骗者主要伪装成两种身份,一种是直接虚构一部电影,另一种则是假装拥有出品方委托转售投资份额协议的第三方公司。

    前者一般是走网络电影投资路线,精心准备了一系列虚假材料,包括剧情简介、剧本、每日的拍摄计划、宣传营销计划、上线计划、投资份额、后期分成规则等等,各种材料相当齐全,项目包装得专业华丽,令人真假难辨;后者则打着院线爆款大片联合出品方的名义出售份额,为了打消投资者的顾虑,还会特意向投资者出示与主出品方比如博纳影业、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等几大影视公司签订的授权协议。殊不知,无论是项目计划书还是授权协议书,一整套流程下来很可能全部都是假的,一个皮包公司和一个假公章就能搞定,"大多数人对电影投资等一系列环节并不了解,也没有看到过真实的合同或协议,也不知该从哪些渠道进一步核对信息,这便给行骗者们留下可操作的空间。"

    为了更加凸显真实性,行骗者还会进行团伙作案,两至三人联手设局。首先,会有网络上的"帅哥""美女""误加"投资者微信,然后通过情感引导的方式,让投资者放下戒备心理,最终落入电影投资项目圈套当中。

    曾先生还向记者出示了一本《新客户开发手册》,上面详细描述了吸引投资者"上钩"的全过程,从"误加"对方微信后如何解释、到用暧昧聊天吸引对方兴趣,再到嘘寒问暖让对方沦陷,最终引出"赚钱"的电影项目,让对方跟着一起投资,整套流程下来可能需要耗时一到两个月时间。"这些都是影视投资骗术中的托儿,基本都是影视公司员工假扮的,一旦吸引到一笔投资款,个人返点甚至能达到 48%。"

    据时代周报,"虽然电影投资逐渐成为常见的投资方式,但多数人对影视行业投资制作等系列环节并不熟悉。意图牟利的影视机构利用行业壁垒设计投资陷阱,可以做到以假乱真。"一名资深电影制片人向记者透露。

    上述制片人表示,利用电影份额行骗的影视机构,多数称是出品方授权合作的第三方公司,受委托转售投资份额。"他们有成套的诈骗流程,除了利用公开备案的真实影片伪造大量虚假资料,还将公司开设在高端写字楼,更安排稍微懂行业的工作人员,用专业话术伪装‘专业’。"

    普通投资者几乎无法辨认真伪。"如果是纯粹的投资骗局,对方提供的所有材料以及相关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证明等都存在造假的可能,这种情况下无法通过书面审查的方式证明真伪。"李凌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这些机构的手段还在不断升级。

    "早期,还存在利用虚假项目进行的投资骗局,但如今情况却有了微妙的变化。"参与过影片投资人士张磊(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很多影视机构可能是真的有份额,但是卖出超过本身的份额。这种超募,也是违法的,真正的出品方并不承认,但普通投资者更难分辨。"

    据张磊透露,除了利用真实份额进行超募,还有很多影视机构以"影视众筹"的套路,利用线上平台或网站,进行影片份额的售卖。

    张磊直言,个人投资者参与热门影片投资的机率并不高,一般院线电影的参投机会更多是在项目没有面世之前。"像《水门桥》这样热门的电影项目十分抢手,何况已经有第一部影片的票房保证,个人投资者基本没有机会参与。"

    除此之外,电影收益回报的时间并不确定,在一定程度上也让这类骗局的周期更长、隐蔽性更强。

    近些年,对于屡屡发生的电影投资骗局,国内相关部门也进行了一系列打击。2019 年 10 月,河南郑州市公安局柳林分局打掉一个利用"众筹拍电影"行骗的影视投资诈骗团伙,34 名团伙成员以在北京注册的电影制作公司为基础,设计出"众筹拍电影"骗局的详细流程,利用"美女"拉拢、"内部消息"、"高额回报"等为诱饵实施犯罪,使受害人近 2000 万元的投资打了水漂。

    2020 年,上海公安机关对外公开一起通过虚增影视剧制作成本、夸大预期票房收益,骗取投资人投资款的特大合同诈骗案,该案涉案金额 4500 余万元,涉及全国各地投资人 260 余名。据媒体报道,该案影视公司与某电影出品方签订协议,出资购得某电影 18% 份额的票房收益权和署名权。后续,通过虚增电影制作成本、夸大票房预期收益,大肆招募投资人。

    对于屡屡上演的影视投资骗局,全国各地警方也不断发出提醒,"在不具备行业专业知识的情况下,如参与此类投资项目,应审慎考察合同标的的真实性以及对方的履约能力,不可盲目参与投资。若发现遭遇此类骗局,应及时前往公安机关报案"。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证券日报、时代周刊、新黄河、公开资料等